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赤雪‘架空历史’类新书《权色横行》试阅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赤雪‘架空历史’类新书《权色横行》正式签约发布。
  地址:http://1394003.qidian.com
  PS:1.希望喜欢赤雪作品的朋友能够去留言,砸票支持一下,赤雪不胜感激!
  2.本书是赤雪精心打造的2009年——2010年的重点文字作品,每天赤雪更新不少于两章,集暧mei、铁血,朝堂、权谋、修炼等诸多元素为一体的历史架空类作品,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
  3.恳请各位砸票、收藏支持一下。
  抢先试阅:
  第一章白莲宗二公子
  怒啸的狂风,发出尖锐的呼吸之声,吹的草木摇动,六月的天孩子的脸。之前还是星光闪烁,此刻便是乌云密布。黑漆漆的乌云,笼罩在青石山上空,同时也笼罩在青石山每一个白莲宗的弟子心中。
  夜色冰凉如水。这风声仿佛呜咽一般,如同伤心的女子独自哭泣,在密林中轻轻飘荡,掠过树梢,拂过枝叶。不时的撩拨着人的心弦。
  白莲宗驻地后园已经被数以百计的弟子围了起来,他们个个站得标志,衣服的领口绣着颜色各异的莲花,有红色、有橙色还有黄色…….
  后园的东厢房里亮着一丝灯光,淡黄的灯光,在这暗夜凄风之中,不时的闪烁着。房间里人影闪动,似乎在忙碌着什么。
  这是一间极为精致干净的屋子,房间里烛光摇摆,宽大的卧床上,一个看似十七八岁的少年紧闭着双目,眉宇之间一股黑气隐现。嘴唇一片青紫,脸上一片苍白,如同死人一般。显然他是中了剧毒。不过他并没有死,尚有气息。而且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清除,只是中毒太深,所以一时之间难以苏醒。
  素有医圣之名的白莲宗医官丘积云已经说了,能否醒来,就得看他本人的造化了……言下之意那少年是命悬一线了。
  除了少年之外,房间里还有一男一女。女的看似二十岁出头,肤质白晰润泽,身穿雪绸衣裙,显得飘逸洒脱,颈间挂了一串晶莹光润的珍珠,将那雪白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白皙、晶莹。她鼻梁高挺,身材曼妙而性感,配合那高雅的气质,宛如仙子一般。
  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男子生得浓眉大眼,神态略显庄严,面色有些阴霾,左手扶着腰间的金鞘剑,眉头皱的很深。
  女子眼中有着淡淡的哀伤,但声音还是比较平和,缓缓地道:“圣王,到底是谁下的毒手,云飞平日里待人谦和,与人为善,怎么会遭此毒手。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做的,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男子叹息一声,说道:“黛滢,你放心,再怎么说云飞也是我儿子,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查清楚的。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让云飞醒过来。或许他知道凶手是谁?黛滢,你是我白莲宗的圣女,这段时间你还是少来后园,免得教众说闲话。如今隆庆帝驾崩,万历帝才十岁就即位登基,眼下朝中局势不稳,正是我们白莲宗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身为白莲宗的圣女,你要以大局为重。云飞这边的事情我跟圣子会妥善处理的。”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眼床榻上生死不知的少年,眼角仿佛抽搐了一下,但仍然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这十年以来,我们白莲宗韬光养晦,势力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而朝廷却被嘉靖、隆庆搞得是乌烟瘴气,眼下虽然有张居正跟冯保把持朝政,但那朝堂之上也是积重难返,势力大不如以前,我们一定要把握机会,成就不世功业……”
  “我知道——!”叫做黛滢的女子点了点头,走向了床榻,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少年,牙关紧紧咬住,手中握拳能隐隐看到青筋。
  男子凝望着她,说道:“黛滢,我知道你跟老二关系好,但也不能因此耽误了大事。”
  “我知道——!”黛滢语气恭敬,但是却透着一股子冰冷。
  “啪啪——!”豆大的雨珠砸落下来,夜色渐冷,仿佛整个天地,都是这般冷淡而无情。窗外的风刮得越发大了,有飞沙走石之势,窗棂都在狂风的肆虐中,颤抖着。天际深处,更有雷声隐隐。
  “圣王,我不相信徐云龙……这段时间,不要让他踏足后园半步。”黛滢走到门口停住了脚步,咬着嘴唇说道:“就算是我的请求……”
  “放肆——!”被称作是圣王的男子怒斥道:“黛滢,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云龙跟云飞是亲兄弟,而且云龙是哥哥,他如何会加害自己的弟弟。简直就是荒唐……行了,云飞的事情我自会处理,你先回去休息吧……”
  圣王虽然斥责了黛滢,不过心中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在徐云飞没有苏醒之前,没有他的手谕,徐云龙是绝对不可能接近他的。
  ……
  ……
  次日清晨,重重的乌云压迫着大地,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床榻上少爷的眼皮微微抽搐了一下。
  片刻后,他的眼睛缓缓睁开了。少年在看到自己的处境后,呆若木鸡,甚至有些惊恐。难以想象,他此刻所的环境跟现代社会格格不入,俨然就是电视、电影中常见的古代风格。
  “我是在做梦吧?”少年似乎自语一般,不停的环顾四周,额头行冷汗连连,眉宇之间三分惊愕,三分惧怕,还有几分迷茫。
  “吱呀——!”便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青涩粗布衣服的小厮走了进来,眼见少年坐起身子一时间就愣住了。
  “二公子……你是人是鬼?”那小厮还算有几分胆气,加之现在又是白天,所以便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少年又愣住了。显然,眼前的情景不像是在做梦。
  “我当然是人,你是谁?”少年努力的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下,同样也是壮着胆子对那小厮喊了一声,问道:“过来,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二公子,我是来福啊,你的书童……”小厮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试探着摸了一下少年的手,感觉到有温度后,他的心终于落了地:“太好了,太好了,二公子,你没事了,你真的没事了……我马上去告诉圣王,圣子、圣女…..”
  “等等——!”少年将来福叫住,道:“来福你先别走,我有几个问题还没问你呢…..不过在我发问之前,我还是想证实一件事情。这样吧,你过来,把手伸过来……”
  “哦——!”对于二公子的要求,来福觉得十分的困惑,不过作为白莲宗二公子徐云飞的书童,他还是照做了。
  “哎呀——!”很快,来福口中发出一声痛叫声。原因很简单,少年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当他听到那声惨叫后,彻底的呆住了。毫无疑问,这不是梦。
  “来福,我问你,我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如今是哪个朝代?”少年极尽所能的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二公子…..你……你怎么问这样的问题?对了,你一定是失忆了吧?”想到二公子连自己都不认识了,来福顿时就明白了其中的环节。能做书童的人,到底还算有些脑子。
  “嗯,我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少年说道。
  “二公子,这里是白莲宗的驻地,你是我们白莲宗的二公子徐云飞,如今是万历元年……”说到这里,来福好奇的询问:“二公子,你为什么咬我一口?是我对你照顾不周吗?”问话的时候,来福显得极为小心。
  “不是——!”少年苦笑一声,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是不是一个梦……现在已经确认了,这的确不是梦。我的确来到了明朝……对了,从今天起,你要告诉我这里的一切,因为我确实已经失忆……”
  来福也确定了,二公子的确是失忆了,不过他却没傻。否则,他就不会巴巴的咬他一口来求证了。正常人都知道,咬自己是会疼的。
  ……
  ……
  很快,整个白莲宗驻地都知道了,中了剧毒已经被诊断为殒命的二公子活了过来。只不过暂时失忆了。
  接到消息的圣王、圣女本来要过来探望一番,却被二公子挡驾了。说是想一个人好好的静静。
  对于死里逃生的徐云飞,圣王徐弘有着太多的亏欠,他答应了儿子的请求,暂时回去。让他好好地静养。
  不过徐弘并不打算就此放弃追查凶手。
  徐云飞虽然不怎么成器,可是他说到底也是他堂堂圣王的儿子。到底是谁下的毒手,一定要揪出来。
  这是白莲宗的奇耻大辱。
  而所谓的死里逃生的少年却没心思去考虑那些事情。他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际遇。他很清楚,自己其实是现代社会的杨文基。
  至于白莲宗二公子的身体,这不过就是一具躯壳而已。只是他也知道,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得尽快适应自己的新身体,忘记过去。
  三天时间以来,他不住的告诫自己,要让自己牢记,他现在是徐云飞,而不是杨文基。
  现在已经确定了,他身在大明万历年间。今天早上,他努力的在记忆里搜寻着他所了解的这个时代的信息。可惜身前他是一名毕业后就失业的三流大学的营销管理的学生,对于历史,他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大明万历,他所知道的全是电影里、电视中演过的。
  他记得百家讲坛一位教授说过,明之亡实亡于神宗。万历帝朱翊钧的三十年“断头政治”,连“票拟”、“朱批”都完全停止,全国行政陷于长期瘫痪。也因为如此,明朝的国力一天天的衰败。
  万历皇帝嗜酒贪杯,好色无度,还有玩弄娈童的荒唐行为。这个朱家老三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万历帝登基的前十年还算勤勉,虽然说不上是有道明君,天下倒也太平。他还依稀记得,万历年代有个著名的三大征,平定哱拜叛乱、援朝之战、平定杨应龙叛乱……
  除了万历帝,他能熟知的便是那位被后代历史学家成为宰辅之楷模的张居正。只是这位宰辅的命运似乎并不好。他于万历十年去世,终年五十八岁。死后被万历抄家灭族鞭尸,凄惨至极。
  有野史记载,万历之所以如此对待死后的张居正,盖因张居正跟其圣母李太后的暧mei私情。
  野史毕竟是野史,不足为信。不过眼下,他倒是有机会能求证一下。
  除了这两位,他所知道的就剩下初中历史课本上学过的戚继光、海瑞、李时珍……这三位大能了。
  对于这三位,他的心中有些本能的崇拜。当然,这也是应试教育之功。
  “这个总能见到活得了吧?”
  ……
  ……
  “砰砰——!”便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不用问,这肯定是书童来福。正了正神色,他再次暗中念叨了一下自己的新身份,道:“进来——!”
  “二公子,您醒了?”随着这声音,来福推门进来,看到二公子已经下床,他往外叫了声:“二公子醒来,进来伺候着……”
  两个长得秀气的女孩随即就端着木盆、绸巾、衣物进来。
  徐云飞很快就享受到了衣来伸手的待遇。只是滋味并不是那么好受,不过他也无法,至少他还不会穿戴这时代的衣物。
  两个侍女显得训练有素,很快就帮主子收拾妥帖。
  完事后,徐云飞看着铜镜里的少年,清秀中略为有些文弱,两眼炯炯有神。这还是三天以来,他第一次注视自己的新面孔。比以前帅气多了,不过身子骨似乎有些弱不禁风,给人的感觉就是文弱书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