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983章 大唐盛世?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杨省神色阴沉。
  
  眼前这个白衣秀士,他也曾有耳闻。
  
  上届成州解试的解元魁首,位列玉龙册上,稷下学宫亲笔书写佛心雕龙之称。
  
  说的是其文才之高,出口成章,下笔有神,有如雕龙。
  
  与玉京神者另一位有着“鸣凤”之名的崔思鸣并称,也是其同届解元。
  
  所谓佛心雕龙,鸣凤吐珠。
  
  。可不是他能招惹的。
  
  深吸一口气,挤出个笑容道:“王解元请。”
  
  苏小小心中微感遗憾,却也不曾迟疑,及时捧上玉壶。
  
  其他人见状,除了部分白麓学子怒目而视,也都将注意力转到新至的王晋身上。
  
  毕竟相对于“名不见经传”的江舟,堂堂佛心雕龙更引人注目。
  
  王晋手执酒觞,朝江舟微笑点头。
  
  沉吟半刻,又看向杨省,颇含不满与告诫之色,然后朝周围环顾一礼,朗声吟诵:
  
  “莫入红尘去,令人心力劳。相争两蜗角,所得一牛毛。且灭嗔中火,休磨笑里刀。不如来饮酒,稳卧醉陶陶。”
  
  杨省脸色微白。
  
  众人哗然。
  
  “好!”
  
  “不愧盛名,果无虚士!”
  
  “好一个佛心雕龙,心中有佛,诗中有禅,文可雕龙,名不虚传!”
  
  “既意境不凡,又暗藏告诫讥嘲之意,那杨省确实是有些咄咄逼人,毫无我辈之风。”
  
  “名列玉龙册,果然无易与之辈。”
  
  “……”
  
  一方巨石上,韩延信微微皱眉,朝身边一个意态闲适,颇为不羁的青年道:“这个王晋怎么会突然出现,还出手帮那小子?”
  
  青年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有些不耐烦道:“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他爹。”
  
  韩延信对他的无礼竟然不计较,瞪眼道:“你与他齐名,怎么不知?”
  
  青年给了他个“你有病”的眼神:“齐名而已,为什么要知道?”
  
  韩延信怒目道:“你答应过我,要给那小子一个教训的!”
  
  青年耸耸肩,毫不在意地道:“王晋此人,文才过人,犹擅文字之道,经文雄辩,我胜于他,诗文之道,我不如他,他若真有心维护,还真拿他没办法。”
  
  韩延信顿时破口大骂,青年也只是掏掏耳朵,只当不知,堂堂小侯爷,也拿他没办法。
  
  另一边。
  
  杨省有些灰头土脸,想要掩面而走。
  
  王晋环揖一礼,想要将酒觞随意递给下一个人。
  
  众人虽有遗憾,无热闹可看,却也很快忘了,继续期待下一人。
  
  毕竟江舟在许多人眼里都陌生得很,除了少数一些人心中愤恨,无人在意。
  
  一只手却挡在了酒杯前。
  
  众人一愣,却见正是刚刚躲过一“劫”的江舟。
  
  神秀怔道:“江居士,你……”
  
  本来他到此处,是另有要事,也是恰逢其会,碰上江舟被人为难。
  
  便想为其解围,王晋是他好友,知晓他意,便先他一步出手相助。
  
  江舟劈手夺去酒杯,王晋也是微微一愣,却也没什么不满,反温然一笑。
  
  江舟却是旁若无人一般,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与大师久别重逢,本该喝上一杯,不过,江某有一友人,远道而来,该先敬他一杯才是。”
  
  大喇喇地伸手过去,提醒惊愕的苏小小:“苏大家,我可喝得这一觞酒了?”
  
  苏小小惊醒,忙道:“绣衣郎此句言简意赅,颇有智慧,自是饮得。”
  
  其余众人也是眼中一亮。
  
  琢磨着那看似随口而出,却回味无穷的一句。
  
  又听得苏小小之语,都是一惊,道此人名不见经传,竟还是绣衣郎?
  
  如此急才,倒也勉强当得。
  
  神秀看着江舟眼中毫无迟疑畏惧,更惊觉一段日子未见,这位江居士竟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心中啧啧称奇。
  
  也知他定有计较,便笑道:“出家之人,本就不便沾酒,江兄自便。”
  
  江舟笑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大师,你着相了。”
  
  神秀猛地一顿,如受当头棒喝,喃喃重复着。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是了,是了……”
  
  。眼中越来越亮,忽然哈哈一笑,竟一把抓过酒觞,一饮而尽。
  
  “莫上青云去,青云足爱憎。自贤夸智慧,相纠斗功能。鱼烂缘吞饵,蛾焦为扑灯。不如来饮酒,任性醉腾腾!”
  
  他竟是顺着王晋的几句吟了下来。
  
  文字丝毫不输,意境相当,皆是禅意盎然,当着杨省这前吟来,更有讽刺之意。
  
  “哈哈,江居士,对不住了,小僧一时欣喜,抢了这觞酒,居士好友何在?快快唤来,小僧敬还一觞!”
  
  那杨省本来已经掩面而去,这时足下一滑,险些摔倒,急急狼狈而去。
  
  看得白石台上一众师长连连摇头,暗骂不已。
  
  “在下能否与江兄喝这一觞酒?”
  
  就在此时,一人忽然挺身而起。
  
  几步行来,满面羞愧,躬身一礼,嘴里却道:“江兄,今夜此举,非我所愿,身不由己耳,还望恕罪。”
  
  “竟是麒麟子!”
  
  “这位绣衣郎什么来头?竟然连麒麟子也要与他过不去?”
  
  “哈哈哈,果然狂妄之人自有天收,这回我看还有什么人来替他挡酒!”
  
  众人纷攘,或冷眼相看,或言语讥笑。
  
  江舟看了崔行之一眼,摇头道:“你既是身不由己,再是美酒,也是涩苦之味,实是暴殄天物,这酒不喝也罢。”
  
  “我看是不敢吧!”
  
  。“白石传觞,觞至而不饮,便自承不如人罢!莫要丢人现眼!”
  
  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杨省边上,有几人忍不住高声叫道。
  
  几番受挫,难得有一人能治他,他们又如何肯放过?
  
  “哈哈哈哈!我远道而来,也想讨一杯水酒润润喉,阁下可否成全?”
  
  又来!?
  
  一阵疏狂的大笑之声传来。
  
  众人回头,只见山阶之上,一个白麓书院仆从身后,此着一人徐徐而行。
  
  那人一身白衣,大袖飘摇,如乘风而来。
  
  好气度!
  
  见了此人,众人不约而同在心中赞了一声。
  
  此人相貌虽不俗,但行走之间,自有一股不羁豪迈之风,更令人瞩目。
  
  “你是何人?”
  
  “崔麒麟的酒也是谁都能喝的吗?”
  
  自有人喝问了出来。
  
  来人连声大笑,只将在场之人尽皆视若无物般,来到江舟面前,嘿嘿一笑。
  
  便一把夺过苏小小手中玉壶,在她的惊愕之中,仰头痛饮。
  
  酒液顺着嘴角流下,磊浪不羁。
  
  “哈哈哈哈!”
  
  “这酒传来传去,太也小气,白嗜酒如命,可等不得这许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