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四百七十二章 自……自己人?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咦,废狗你身上的伤都好了呀,居然恢复得这么快。”
  
  
  
  普洱检查着吉拉贡的身体,发现昨天自己打出来的伤都恢复了,完全看不见痕迹。
  
  
  
  这其实就是双方现在真实实力上的差距,普洱和凯文经历昨晚那一场后,直接昏睡不醒;而这位,不过是再发出一道意识波纹的事。
  
  
  
  吉拉贡三个脑袋朝着普洱拱了拱,凯文见状,马上上前,喉咙里发出警告的嗓音,示意它要注意点分寸!
  
  
  
  “那个,你不能每天都这样过来,我需要休息,哦不,我是需要醒来。
  
  
  
  你知不知道和你在这里出现一次得多累啊,累到完全昏睡醒不来的那种,而且靠药剂维持生命体征的话很容易出现副作用,比如......虚胖。”
  
  
  
  吉拉贡三张狗脸全都露出疑惑,显然不懂普洱说的“昏睡”是什么意思。
  
  
  
  “你有本体么?废狗。”“吼。”
  
  
  
  “哦,你有啊,在岛上那座火山下面?那你的本体有多大啊?”
  
  
  
  吉拉贡露出思索之色,显然这个问题难住它了,它只能三只嘴巴都张到最大,然后不停地晃动。
  
  
  
  “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很大很大的那种是吧,你还是幼崽吧看样子,那你父母呢?”
  
  
  
  “吼。”
  
  
  
  “你没见过你父母?咦,这不应该啊。”
  
  
  
  这只深渊罪恶三头犬明显未成年,怎么可能会没有父母?这样的凶兽,大概率是活跃在上个纪元的,那个诸神活跃的时代。
  
  
  
  这个纪元以来,伴随着诸神不出的还有很多传说中的凶兽,也都隐匿了踪迹不可寻。
  
  
  
  所以,根据封印时期来推算,它不可能是幼崽时被封印到现在的。
  
  
  
  这时,凯文伸出狗爪在沙滩上画了一个圈,然后又在这个圈里画了一个小圈,紧接着又继续在小圈里画更小圈。
  
  
  
  换做普通人大概是看不懂这种表达的,但普洱能看懂。“哦,是这样啊喵。”
  
  
  
  普洱看了看吉拉贡,忽然对这只废狗有些心疼。
  
  
  
  因为任何生命都无法挣脱时间岁月的桎梏,就算是神也不行,否则就不会出现神葬之地了。
  
  
  
  一些经久的存在,往往很多时候就只剩下一个“外皮”。
  
  
  
  比如卡伦上次在轮回之门内去接应的盖坦伯特和芙妮特斯,他们确实还存在,但他们的本体灵魂早就削弱和改变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早就变成了另一个“存在”。
  
  
  
  真正可怕的凶兽,它们的寿命是很悠久的,但也绝对不是无限,如果是在环境恶劣的条件下,那它们的寿命肯定会被进一步的压缩。
  
  
  
  所谓的“镇杀”,其实就是用这种方式依靠时间强行磨去他的存在。
  
  
  
  凯文的意思很简单,这条三头犬是有父母的,但父母就是它本身。
  
  
  
  被封印的凶兽,无法熬得住岁月的侵蚀,想要延续下来的方法就一种,那就是用自己的肉身和灵魂当作养料,去培育出下一代。
  
  
  
  这样一代代的培育,必然会使得新生代的力量不断衰弱,同时,新生代也是看不到父母的,因为他们是在“母亲”死亡后才会诞生。
  
  
  
  但这样的方法却能维系住血脉的存在,是一种超越了传统孕育繁衍理解层次的传承。
  
  
  
  这就可以解释这条三头犬为什么这么傻乎乎的了,它根本就没有来自父母的教导,甚至很可能,它一直处于被封印中。
  
  
  
  “你是被封印着么?”普洱问道,“被封印在那座火山下面?”
  
  
  
  三头犬思索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它确实出不来,但是......
  
  
  
  “吼吼!”
  
  
  
  “你说你能感觉到马上就能出来玩了?有人会把你放出来?”
  
  
  
  “吼!”
  
  
  
  凯文当即瞪大了眼睛,从这条三头犬所可以散发出来的意识波纹幅度可以感知出来,它的本体虽然经历了一代代传承的弱化,现在依旧是非常强大。
  
  
  
  自己能在意识交接时和它对吼,可一旦它的本体出来,凯文觉得自己将毫无机会,毕竟,它现实里现在只是一条金毛。
  
  
  
  想像一下,一只金毛站在一艘小小的海盗船上,面前,是巨大无比的三头犬。
  
  
  
  凯文忽然觉得有些烦躁,但它很快就又将这股烦躁压制了下去。
  
  
  
  它知道自己和普洱不同,普洱可以很直白地向卡伦寻求提升它力量的方法,还能求着让卡伦去做手术,但它不行。
  
  
  
  它只能慢慢等,等卡伦实力提升上去后,再根据情况给它多解一道封印。
  
  
  
  “那你出来后打算做什么喵?”
  
  
  
  吉拉贡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知道。
  
  
  
  “哦,是我问错了,是谁要把你放出来呀?”普洱这才意识过来,这是要解封一头凶兽啊!
  
  
  
  虽然暗月岛事件它并不在场,但它也听说了当时多隆斯所造成的可怕景象。
  
  
  
  吉拉贡继续摇头。
  
  
  
  “你也不知道是谁想要把你放出来,那就奇怪了唉。”普洱扭头对凯文道:“记得待会儿要把这件事告诉收音机妖精。”
  
  
  
  凯文点头。
  
  
  
  其实,卡伦昨晚已经用黑乌鸦将这一消息传递到阿尔弗雷德手里了,只不过普洱和凯文没睡醒,所以并不知道这一情报。
  
  
  
  “哎呀,可惜你太大了,我不能把你带走,因为我的家很小,就一个院子,唔,其实在城市里来说,我的家不算小了,房间还是很多的,但你是肯定住不下的。”
  
  
  
  凯文马上点头附和。
  
  
  
  普洱又道:“我之前的家,倒是有个大庄园,但如果你的体形真到那个程度的话,大庄园也是装不下你的。”
  
  
  
  吉拉贡其实有些无法理解普洱说的话,但它能听懂拒绝的意思。
  
  
  
  这是一条倔脾气的三头犬,在听到拒绝时,它马上对普洱低着头,有一种故意讨好普洱的意思,毕竟它不认为自己输给了这条狗,这条狗除了身形快一点没其他优势,自己完全是被这只猫给打败的。
  
  
  
  在它的认知里,这只猫就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存在!
  
  
  
  “好了好了,你是想跟着我?喂,我可养不起你啊,你知不知道我在家里吃下午茶喝咖啡已经让家里的经济条件变得很紧张了?”
  
  
  
  吉拉贡继续“呜呜”哀求。
  
  
  
  “那你能在海里生活么?就是那里,蓝色的地方。”吉拉贡皱了皱眉,然后点头,它觉得它可以。
  
  
  
  “那就没问题了,到时候我再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它叫阿塞洛斯,它的块头也很大,你们可以一起在海里抓鱼吃。”吉拉贡笑着点头。
  
  
  
  其实,这一切都源自于一种巧合,因为隧道的被挖掘,原本的封印松动了,这使得吉拉贡可以带着一种好奇的心态偷偷打量一下这个陌生的外部环境,它就像是一个刚出蛋壳的小鸡崽。
  
  
  
  然后,它打量外界的“目光”,被凯文捕获了。
  
  
  
  其实,原本还能再进入一个人,但那个人很排斥这种经历,选择了抵制。
  
  
  
  吉拉贡和凯文是见面就出现了对立,同样是狗,下意识地就想压过对方一头,普洱的出现先是打击再是“治疗”,一套组合拳直接获得了来自吉拉贡的好感。
  
  
  
  对于这条三头犬而言,普洱就像是它破蛋而出后所看见的第一个人......额,第一只猫。
  
  
  
  “来都来了,那就和你一起玩一玩吧,对了,你也会喷火是吧,我们一起来玩火。”
  
  
  
  接下来,普洱和吉拉贡就在沙滩上玩起了火球,你丢给我,我再打还给你,有点沙滩排球的感觉,只不过普通运动员一触碰这个球就会变成焦炭。
  
  
  
  玩累了后,普洱躺在了凯文背上。
  
  
  
  吉拉贡眼里露出了渴望,显然,它希望普洱能坐它背上。凯文扬起了自己的狗脖子,它骄傲!
  
  
  
  两条狗一只猫,沿着沙滩漫步。
  
  
  
  一条狗故事太多,早就酿成了酒,懒得开盖去散味,什么都不想说;
  
  
  
  一条狗故事太少,简单的如同一张白纸,翻来覆去就没什么好说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