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章 黑色笔记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开车去的时候,车里坐着的是两位贵宾;
  开车回来的时候,车里坐着的是两坛贵宾。
  虽然葬礼有些简单,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潦草,但在焚化归来时,天空给了面子,下起了雨,也算是帮杰夫与莫桑先生烘托了一下告别这人世间的气氛。
  卡伦看着面前的骨灰坛,果然,地下室里的那些坛子,是不能拿来腌泡菜的!
  刚焚化出来的骨灰,是烫的;
  所以有时候为了赶时间,家里都是带地下室的坛子去装,装好回来后,再换进带着家里公司标签的骨灰盒;
  杰夫的骨灰盒需要走最后一道手续放入福利单区域的公墓,而莫桑先生的子女们也没谁愿意承接他的骨灰盒;
  正常的公墓,哪怕不是土葬的,价格也不低,所以他们宁愿额外花一笔钱给茵默莱斯家帮忙疏通关系,让自己父亲能“蹭”个福利。
  所以,
  本质上,
  杰夫蹭了莫桑先生的葬礼躺了一下;
  而莫桑先生,
  也会蹭杰夫的福利单;
  不出意外的话,二人的骨灰盒被一同送进福利公墓后,会放在相邻的两个空格里。
  也挺好,
  如果寂寞了,
  可以互相用自己的头盖骨砸一砸“墙壁”。
  卡伦还在想着老达西说的骨灰盒成本价,有些好奇地对正在开车的梅森叔叔问道:
  “叔叔,我们家棺材的利润有多少?”
  “普通一点的棺木大概一倍的利润,特制的或者有专项设计的,利润能到两倍到三倍;
  一些生前很体面的人,在政府工作的,会选择肃穆与内敛的;
  有贵族头衔且家底还殷实的,会根据他们的家族传统定制属于贵族的奢华棺木,还会将族徽镂刻在上面。
  暴发户的话就简单多了,他们最喜欢金碧辉煌。
  对了,家里有专门的棺木选择彩册,上面有两百多款棺木,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回去可以翻一翻。
  哦,上面的标价基本都是进货成本的五倍,向客户推销时,我们会给客户‘打折’。”
  几倍的利润,
  卡伦在心里盘算着,
  那还好,没有修斯火葬社里的骨灰盒那么夸张,人家是成本50不到的卖1000,二十倍的利润!
  巧了,
  梅森叔叔也是打开了话匣子,正好拿先前的事举例:
  “别看我们的利润没修斯火葬社的骨灰盒那么夸张,但他们一个骨灰盒就算翻那么多倍也才卖多少钱?
  咱们最基本的一款棺木都是一万卢币。
  另外,咱们和他们的客户群体不一样,在我们这儿,最后送去火化的都是……嗯,都是劣质客户,但却又是他们的主要客户群体。
  他们每天在那里烧尸体,烧一个月,我们只要正常的做三单利润就能和他们等同了。
  当然,莫桑先生这种的不属于正常客户。”
  “叔叔想过扩大规模么?”卡伦问道。
  梅森摇摇头,道:“我投资失败了,加了杠杆,对了,杠杆是什么你知道么?”
  “知道。”
  “嗯,知道就好;总之,很抱歉的告知你,我可怜的侄子,你爷爷的钱,也就是未来你可以继承的那部分遗产,因为你这位不争气的叔叔,已经缩水很多了。”
  顿了顿,
  梅森补充道:
  “别生叔叔的气。”
  按照瑞蓝国的传统,一般是由长子来负责继承家业,幼子则出去闯荡。
  所以,从习俗上来看,作为长房长孙的卡伦,才应该是丧仪社的未来话事人,而梅森,顶多分点钱或者分点干股,没话事权的。
  “我不怪你的,叔叔。”
  上一个“卡伦”的记忆中,一直有着对这位叔叔的良好印象。
  通过这半个多月的接触,卡伦也发现梅森虽然“爱偷懒”“嘴花花”也贪财,身上是有不少毛病,但这些毛病,其实普通人都有;
  可最重要的是,梅森对生活对家人以及对金钱的态度,很是端正。
  最渴望赚钱东山再起的,其实就是他了,曾经在大城市里从事金融投资工作的他眼下却只能开灵车接送客人,显然不可能甘之如饴。
  而在卡伦问出要不要把那近两万卢币的“咨询费”充入公账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也能瞧出来他不是那种会从侄子手里拿钱的人。
  家里在职且能享受分红待遇的,就他和婶婶再加上爷爷与温妮姑妈,这两万卢币交公后,他和婶婶下个月就能分走一半。
  毕竟,赚这笔钱,其实没付出什么运营成本……如果不是卡伦给了老达西1000卢币的话,所付出的成本无非是那么点唾沫星子。
  “对了,卡伦,下一次吧,下一次有生意时,你出面尝试去和客户沟通,我们再看看效果,如果效果好的话,你也就能以家族成员身份入职公司享受分红了。”
  “好的,叔叔。”
  为茵默莱斯工作,
  不,
  为狄斯工作,
  是我的荣幸。
  “另外,你刚说的扩张,我觉得现在没必要扩张,因为哪怕我们能从银行贷到款,也没办法在规模上和那些连锁的竞争。
  所以我的感觉是,我们得提升自己的服务品质,同时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就比如你这样的。”
  “其实,爷爷不可以承担这个工作么?”卡伦问道。
  爷爷是神父。
  梅森不以为意道:“嗨,谁又会和上帝说真话呢?”
  这时,
  前面有一个水坑,车轮陷了一下,发生了一次比较大的颠簸。
  车没事,但两个骨灰坛子碰撞了一下,发出“砰”的声音,好在没损坏。
  梅森回头看了一眼,
  道:
  “我以后死了,完全不准备办葬礼,别说棺木了,连骨灰盒我都不想米娜和伦特给我准备。”
  “嗯?叔叔看得这么开么?”
  “有些事儿,见得多了,就觉得没太大的意思了,在我老了后,只要米娜和伦特能对我孝顺一点,等我闭眼了,他们俩就算拿菜市场买鱼用的黑塑料袋装我的骨灰我也毫无怨言。”
  “那骨灰怎么安排呢?”卡伦问道。
  “这个好安排,找个大一点的花盆,给我放里面,再装点土,上面随便种个什么,可以放在花圃里。
  你们在家时,可以给我浇点水,你们不在家时,我就正好帮你们看家了。”
  这时,
  回来的路上又小鸟坐睡过去的罗恩,刚刚被那个颠簸给弄醒了,听到这番对话,有些好奇道:
  “梅森先生,卡伦少爷,你们在聊这么沉重的话题么?”
  “罗恩呢,你以后的葬礼打算怎么办?”
  梅森单手抓方向盘另一只手拿火机给自己点烟,随兴问道。
  “嘿嘿,我一定要计划着,在死之前把身上最后1卢币花完。”
  “你的家人呢?”卡伦问道。
  “明天下班后我就去约疗养院的那位护工小姐,如果最后她没有和我在一起,大概我以后就没有家人,更不可能有子女了。”
  “那你的后事呢?”
  “后事?”罗恩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后事简单,我听说罗佳医学院是面向社会收遗体捐赠的,他们还会尊称捐赠的遗体叫……叫什么老师?”
  卡伦说道:“大体老师。”
  “对对对,还是卡伦少爷知道的多,嘿嘿,等我临死前,我就签个协议把自己给捐了,去当大体老师。”
  梅森抖了抖烟灰,笑道:“看不出来啊罗恩,你的形象在我眼里瞬间高大了。”
  “那个,那个……”罗恩挠挠头,“我从小学习不好,书本上的知识实在是学不进去,早早就辍学出来找事干了。但我知道,能考进罗佳医学院的,都是学习很好的那批人。
  我就觉得,以后我这个笨脑袋差生躺在那里,让那群学习成绩好的优秀学生站我旁边,一起给我鞠躬喊我老师,这得件多么让人愉悦和享受的事儿啊。”
  “哈哈哈哈。”梅森大笑了起来。
  卡伦也忍不住笑了,但还是开口提醒道:“那罗恩你得减肥了。”
  “减肥?”罗恩有些意外道,“当大体老师还需要身材的要求?”
  “这倒没有,但你知道么,把你肚子切开后,你的脂肪,会堆堆地垒在那里。然后那些学生大概会一边忍着恶心切翻着你的脂肪一边小声骂着你:
  哦,天呐,为什么我的大体老师是个死胖子!”
  罗恩一下子挺直了腰板,道:“这么可怕的吗!”
  随即,
  罗恩为自己的后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梅森则有些好奇地问道:“卡伦,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玛丽婶婶告诉我的,您知道的,有时候婶婶会处理一些死状很惨的遗体,所以在饭桌上她有时候会忍不住开骂。”
  梅森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是的,她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紧接着,
  梅森叹了口气,
  再次弹了弹烟灰,
  道:
  “都怪我。”
  ……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将骨灰坛放往地下室后,今日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