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四章 小试牛刀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萧哥,呼…就这里!”小东一路跑的太急,待到了门口也累的够呛,好容易到了目的地,赶紧扶住门口的栓马桩子,气喘吁吁的喊了一声。
  
      “知道了,先歇一下,累死我了!”
  
      可怜的萧寒虽然没累的和死狗小东一样,但是大早晨这一顿跑也是不轻,尤其是早饭到现在还没吃上,现在更是头晕眼花,眼眶子里好像都有星星在往外蹦!刚想一屁股坐台阶上歇口气,不料屁股还没沾边,就听身后的大门悠然开启,更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萧医师?”
  
      “你们是?”
  
      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气喘吁吁的萧寒愣了一下,转头一看,正瞧见从门内出来俩人,皆是一米**的壮汉,全身披挂,就连脑袋都带着头盔,露出的半张脸有些眼熟,只是一时之间那里想得起这俩人是谁。
  
      不过萧寒不认识他俩,俩军士可认识萧寒,之前看背影,就有些熟悉,当萧寒转头和他们打了一个正脸,这就更确定了!
  
      “萧兄弟您是贵人多忘事,你忘了昨天我们还帮你抬伤员来?”
  
      “哦……”萧寒恍然大悟:“没想起来……”
  
      “………咳咳……”
  
      俩军士差点被萧寒一句大喘气噎死,咳的直翻白眼,本想再让萧寒再加深一下印象,以后有个啥头疼脑热也好有个去处,可转头一寻思:他们的顶头上司已经找了他一个早上了,此时送到门口,也不敢耽搁了,所以俩人理顺了气,赶紧上前催促道:“没想起来就没想起来吧,萧兄弟快点,华神医和大总管可是找了你一个早上了!”
  
      说罢,俩人就要上前将萧寒拖起来,但是萧寒哪敢让他俩拖,他自己穿的可是一层薄薄的布衣,连皮甲都没穿,这俩人身上的铁甲叶子又硬又快,刀子一般,这要一接触,指不定要给他留下几个伤口呢!
  
      所以一看二人弯腰,萧寒侧着身,一个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反倒将这俩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萧寒爬起身来,先学着古人作了一个揖,按照规矩,刚刚他在地上跟俩人说话就已经是失礼了,所以起身之后先施一礼。
  
      萧寒在昨晚已经想清楚了,既然来到这里,就要按照这里的规矩办事,这里可不会跟你讲什么人权啥啥啥的!惹毛了封建大家庭的同志,一刀下来,管你是不是穿越人士,反正你肯定不是穿刀人士,入乡,就得随俗嘛!
  
      萧寒突然如此郑重,俩甲士一看,皆是心生诧异,虽然心里着急,但是礼不可废,人家都已经如此,那还有啥说的,赶紧回礼吧……
  
      (各位看官不要觉得好笑,其实在古时,礼,是非常被看重的,曾经看过老北京的一段资料片,老百姓在街上看见熟人,都是退后一步相互弯腰作揖,这一点比小日本都要认真,只不过随着经济发展,这些古礼却都消失了……)
  
      行完礼,萧寒满面笑容的抬起头来,趁着这俩人还没急得抓他的时候赶紧问道:“嘿嘿,二位大哥,那个大早晨,那谁找我干嘛?”
  
      要说萧寒,此时心里确实是惴惴不安:不行啊,大早晨这么大阵仗,又是军法,又是大院,不问清楚心里实在是不踏实啊!毕竟自己现在也算是身负大秘密的人,万一被人识穿,当成妖人剁了,多冤枉啊!
  
      神医有问题问自己,这可是送上门的拉近感情机会!萧寒是谁,是生生将柱子从鬼门关里拽出来的人!他今天还见过柱子,在一个人的搀扶下都能下床走动了,伤口丝毫没有红肿胀痛,逢人便说这次大难不死多亏神医,虽然这神医一直自谦不会治病,可大家伙的眼睛又不是瞎的,这明晃晃的事实就摆在眼前,肯定是神医谦虚的话,万不可当真,那大总管不是说过吗:“满招损,谦受益!”对,就这句!听着就有文化!
  
      想到此,左边的大汉怦然心动,刚想开口,却不料旁边的兄弟比他更快!这个油滑的老梆子!
  
      “萧兄弟客气,客气,余是大总管亲卫,今天刚刚接到命令前来听候调遣,至于华神医寻你有何事情,却是不知,不过应当是为了治病救人之事!”
  
      “治病救人?”萧寒一听,总算是放下心来,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二把刀都算不上的假冒医生,有什么病让自己给瞧呢?神医咋不自己办了?
  
      把心中疑惑一说,俩亲卫连连摆手,右边那个一开始没抢得先机更是把头盔一摘,露出一张笑盈盈的大脸来,讨好的说道:“啊!萧兄弟自谦了!就萧兄弟以缝补之术救人与危难之间,可见萧兄弟在医学上那个啥…噢,独辟蹊径!对,大总管就这么说的!这词这么有文化,我只听一遍就记下来了……”
  
      “大哥记性真好!大总管说过老多词,可惜小弟驽钝,竟然一个词都记不住…哎…”旁边的兄弟酸溜溜的说道。
  
      “哈哈哈,近猪者吃,近磨者嘿嘛,哈哈哈”
  
      “………”
  
      萧寒满脸黑线的望着这俩自吹自擂的活宝,突然有些后悔,不过这俩亲卫活宝太健谈了,这话就像是刹不住的火车,哐哐的往外倒,浑然不顾一边小东的眼睛都快眨下来了,好像压根就忘了着急这回事,就这么站在门口跟站的腰都疼了的萧寒好好说道了一番。
  
      “萧兄弟你不知道,柱子本来要去当面拜谢……”
  
      “对!后来还是我拦着他,让他安心养病,萧兄弟你这么忙,是吧……哈哈哈………”
  
      要说这粗人就是有可爱的地方,虽然你一句我半句的说话听着有些奇怪,但是说的话就这么露骨,夸人就是这么直接!
  
      一直直夸的萧寒嘴都合不上,而且在心里极度满足的情况下,还听出了俩人其中关键的几个点:屋里有病人,有贵人,还有挠破脑袋的华神医……心中大定,原来确实是找自己看病,不是自己最担心的来历暴露了!
  
      一边夸人夸的正高兴,正时刻准备提几个无伤大雅的小要求,一边听人夸听的满面红光,不知不觉,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俩不当相声演员都可惜的亲卫正在绘声绘色的跟萧寒说华医生用半尺长的金针往身上扎,小东在一旁真的是忍不了了,弱弱的插了一句:“几位大哥,那个……我们不着急么?”
  
      “嘎?”当先一个伸手比划的甲士被小东一打岔,满肚子话顿时憋在嗓子眼里,瞪了一眼小东,又看看高挂天上的太阳,直到这时他才突然想起好像大总管还在里面等着呢!鬼知道自己为啥会跟萧寒聊的这么开心,不光要求没提,就连这茬都给忘却了!
  
      “哎呀!这事弄的!”俩活宝牛眼一瞪,同时像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再也不敢闲扯,一人拽着萧寒一只胳膊就往屋里走。
  
      可怜萧寒现在消瘦的身体,那里经得住这俩大汉使劲,几乎是脚不沾地就被俩人扯了进去,一路上疾步如风,任凭他怎么喊“轻点”也没人搭理他。
  
      而且这个大院,怎么就这么长?谁能想到在这破落的小城里,竟然有这样精美而又大气的房子!
  
      连着进了三重院子,萧寒这才被俩人扯拽到了正厅,木制雕花的宽大房门一打开,屋子中央的或坐,或站的五六个人闻声都一起转身,望向门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