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444章 这下没地方跑了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第444章这下没地方跑了
  
  爆炸的火光中分裂出两道白烟,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道落向了山谷,一道落向了机场。
  
  如果那枚导弹成功命中了跑道,足以在机场的中央炸出一片深坑。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H—55“飓风”正在起飞的途中,已经来不及停下了。
  
  “草!”
  
  看着印在机窗上的白色轨迹,坐在驾驶位上的柯伦脸色狂变,怒骂了一声推下了油门杆。
  
  双发引擎喷出的火焰骤然增加,推动着飞机以更快的速度向前。
  
  与此同时,他微微向左打了下方向舵,试图规避那枚疾驰而来的飞弹。
  
  然而一一
  
  危险终究还是快了他一步。
  
  虽然导弹并没有直接命中飞机,而是落在了跑道旁边,但对于金属氢装药的导弹而言,直接命中与否其实没什么区别。“轰一-!”
  
  爆炸的气浪以恐怖的速度扩散,裹挟着爆炸的弹片和碎石一并撞向了飞机的侧身,瞬间将“飓风”的右侧机翼打成了筛子。
  
  一侧引擎骤然失速!
  
  在左侧引擎动力不减的情况,飞机在跑道上像又来了个急转弯,起落架被粗暴地折断。
  
  在一阵令人牙酸的钢铁摩擦音中,这架轰炸机猛地侧翻了出去,折断的机翼在地上刨出了一道土坑。
  
  机窗的窗户铺上了一层裂纹,最后哗的一声散成了无数碎片。
  
  面色狰狞的柯伦闷哼了一声,在天旋地转的翻滚中瞬间失去了意识。
  
  不过在失去意识之前,他还是挣扎着伸出了右手,按下了操纵杆旁边的那个按钮。
  
  那是延时爆炸的按钮,预设的时间是半小时,而解除锁定的密码只有他自己知道。
  
  虽然机场驻扎的部队不一定会输,但格里芬将军嘱咐过他,不要太高估麦克伦将军的水平。
  
  他不在意自己是否会死,只在意元帅陛下征服世界的野望。
  
  如果地面部队最终失败,没能成功回收这枚核弹头。
  
  至少,不能让联盟得到……
  
  与此同时,机场上空。
  
  透过机窗俯瞰着地面,坐在“佩刀”战斗机内的飞行员整个人都傻了。
  
  刚才的一轮俯冲,他成功用机炮把那架造型古怪的飞机打成了筛子,却没想到那玩意儿还捏着一枚导弹没射出去!?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对面的飞行员明知道自己只需要再来一轮扫射就能送走他
  
  们,却根本没有跳伞的打算,甚至干脆彻底放弃了机动性以换取突破音障的水平速度!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马赫级别的战斗,留给双方判断的时间都只有短短的数秒而已。
  
  喉结动了动,他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来几个短短的音节。
  
  “妈的···...”
  
  他到底在和什么样的疯子战斗?机炮子弹还剩下将近200发。
  
  虽然还能对地面再来一轮俯冲,但似乎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失去了侦察车和机枪阵地的保护,麦克伦将军的阵地已经被那些野蛮人的骑兵冲溃。
  
  200米的距离这些骑兵就像笑话一样。但20米的距离,就没人能笑得出来了。
  
  尤其是在开阔的戈壁滩上···.··
  
  跑道中央的飞机残骸逐渐飘起了浓烟
  
  看着那根插进机腹的机翼碎片,那飞行员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狂变。
  
  不再有丝毫犹豫,他立刻调转机头朝向西边,一把将油门杆推到了底。
  
  与此同时,被惯性死死按在座椅上的他,在只剩下自己的通讯频道中大声吼道:“……这里是佩刀!我们遭到联盟地面部队阻击,“飓风”无法起飞!任务无法继续!请求返航!”
  
  “重复一遍,请求返航!”
  
  距离这里最近的机场有1000公里,当然不可能有人回答他。
  
  不过不管有没有人回答,他都得撤退了···
  
  懵逼傻眼的不止是天上的飞行员,还有站在地上的真·空军们。
  
  刚刚坐上吉普车的麦克伦,两眼茫然地看着冒起黑烟的机场,眼中渐渐写上了一丝绝望。
  
  不只因为那是他最后、也是唯一一条退路。
  
  更是因为,放在那飞机上的玩意儿···
  
  扶着方向盘的军官咽了口唾沫,紧张地看向了旁边。
  
  “将军······我们还去吗?”
  
  他们本打算是去机场拦停那架飞机的。但现在来看,好像没这个必要了。
  
  麦克伦将军的喉结动了动,好一会之后,从嘴里挤出了这句话。
  
  “结束了。”
  
  话音落下,他靠在座椅上的肩膀也跟着松弛了下来。
  
  坐在一旁的军官愣住了看向麦克伦将军的眼中写满了诧异。
  
  这個意气风发正值壮年的男人,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多岁一样······
  
  滚滚的马蹄声在营地的南部沸腾,一通喧嚣的还有那铺天盖地的喊杀之声。
  
  作为佩特拉要塞的精锐,这只骑兵的每一匹马,都是来自大荒漠的黑马。马背上的人,更无一例外都是晓勇善战的猛士。
  
  在失去了重火力的保护之后,军团营地南侧的防线瞬间被踏个粉碎,一道道冲入营地的骑兵,在营地中横冲直撞,架着刺刀见人便戳,或者用步枪开火,一时间杀的营地内人仰马翻。
  
  “活捉敌方指挥官!”策马冲锋在前的亲卫队长大声呼喊。
  
  然而,众人都已经杀红了眼,哪还有心思听他讲什么,被撞死戳死的尸骸到处都是,其中不乏跪下来投降的。
  
  投降?
  
  先前蹲在机枪后面的时候怎么没想过?
  
  就算要投--
  
  也等老子杀一半再说!
  
  想到那些在冲锋中死去的队友,马背上的骑兵们纷纷发出了怒吼。
  
  不管是远道而来的威兰特人,还是猎鹰王国的士兵。
  
  此刻都成了案板上的肉,只要冲出来,站在营帐外面便是个死。
  
  而那些躲在营帐内的也不好过。
  
  为了避免被帐篷缠住马腿,骑兵们根本不会去冲那些帐篷,取而代之的是用打火机点燃插着棉絮、灌了火油和酒精的酒瓶,然后狠狠的扔进帐篷。
  
  这种特制的燃烧瓶比手雷好用多了,
  
  而且制作起来便宜,用前摇一摇效果更佳。
  
  看到后方起火,维思德百夫长立刻带着人从西线支援了回来。
  
  佩特拉要塞的时候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战斗力和猎鹰王国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许多民兵更是疏于训练,连个散兵坑都挖不好,以为刨个坑把脑袋一埋就完事了,孰不知在对面眼里露了大半个后脑勺。
  
  也正是因此,他才有余力分出一支千人扈从军,重新集结之后杀回了机场的方向。
  
  然而一一
  
  骑着三轮摩托的他刚刚杀到营地边缘,还没来得及进去帮忙,便看见正东方向一阵火光闪烁。
  
  “轰一-!”
  
  在那震耳欲聋的炮声飘来之前,爆炸的火光便在沙丘上绽放。
  
  两支十人队还没来得及散开卧倒,便被那一发高爆弹直接灭了满编。
  
  “坦克!”一名扈从百夫长绝望地扯开嗓子喊道,“所有人散开!”
  
  然而这声绝望的呐喊已经没什么用了,连垂死挣扎都算不上。
  
  那可是坦克!而且不只一辆!
  
  远处那条已经渐渐笼上黑夜的地平线,浮现了一颗颗黑点。
  
  一辆辆坦克一字排开,黑洞洞的炮口
  
  整齐划一地向前挺起,而身后是一片浩荡滚动尘埃。
  
  看着出现在地平线上的钢铁洪流,猎鹰王国的士兵们脸上纷纷浮起绝望。
  
  他们连反坦克武器都没有。面对那种家伙根本毫无办法!先前那一发炮弹仅仅只是开始。
  
  在第一发命中之后其余十几辆坦克也纷纷开火。
  
  空旷的戈壁滩上瞬间爆开一片片致命的尘埃,清空了一座座篮球场大小的真空带。
  
  凡是被爆炸火光擦中的有机体都瞬间炸成了一滩碎肉。
  
  而即便没有被直接命中,被高爆榴弹的破片刮死、被爆炸的气浪震碎了五脏六腑的人仍旧不计其数。
  
  接近满编的千人队,仅仅一轮齐射便被歼灭了一半。
  
  那炮弹的口径显然不止100毫米,搞不好得150毫米往上了。
  
  没有可以躲避的防御工事和掩体。
  
  面对坦克这种陆战之王,等待着步兵的不过是一边倒的屠杀。
  
  现在开火的只是坦克炮。
  
  等接近到同轴机枪的有效射程,等待着他们的还有交错的机枪火力网。
  
  从掀翻的摩托车上爬起,维思德望着远处的钢铁洪流,刚毅的瞳孔先是浮起茫然,随后又变成了深不见底的绝望。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失落谷之外的战斗已经结束。
  
  随着联盟坦克部队的抵达,麦克伦将军彻底放弃了逃跑的希望。
  
  其实也来不及了。
  
  除非是飞机否则没有东西能在一小时之内逃到100公里之外。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坐在吉普车驾驶位上的军官,绝望地看向旁边的麦克伦将军。
  
  他甚至不知道该往哪逃。
  
  麦克伦的喉结动了动,半天挤不出一句话。
  
  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的指挥官,他已经将每一支部队都调遣到了它该出现的位置,并且做了最正确的部署。
  
  然而他不可能凭空变出一支万人队,更不可能让不存在的部队发起进攻。
  
  话说格里芬的坦克呢?
  
  就算530号营地陷落,最多也就损失1/3的坦克。
  
  那家伙不可能想不到,如果联盟猜到了他们的计划,可能派出机动部队突袭机场。
  
  但征服者坦克呢?
  
  那个被陆军们吹上天的“徘徊者”呢?
  
  为什么他只看见了联盟的坦克?
  
  而且佩特拉要塞的守军怎么突然就从龟壳里钻出来了?
  
  猎鹰王国的那群贵族们不是信誓旦旦的发誓,外面就是打破头了,那些人也不会从龟壳里出来的么?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死活想不明白。
  
  不过······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在百万吨当量三相弹面前,所有的挣扎都是多余的。
  
  麦克伦沉默地拔出了手枪,颤抖着对准了自己的下巴,打开了保险。
  
  他闭上眼睛,然而颤抖的食指却像是灌了铅,抖了一阵子都没把扳机扣下。
  
  一脸耻辱的将枪放了下来,他抬头望向了已经染上夜色的天空。
  
  反正不过是换个死法。
  
  东北方向的炮声越来越近,南边是骑兵们的马蹄践踏和喊杀。
  
  坐在驾驶位上的军官忽然发动了汽车,一脚踩下了油门。
  
  背猛地靠在了座椅上,麦克伦罕见没有发火,只是苦笑着问了句。
  
  “你打算去哪儿?”
  
  “山谷!只要躲进山谷里!我们就有希望活下来!”靴底死死焊在了油门上,那军官眼睛布满了血丝。
  
  理论上或许是这样。
  
  无论是骑兵、步兵还是那些坦克,都会在核爆中化为灰烬······
  
  吉普车的后备箱中放了防化服等等求生工具,如果藏进山谷的话,搞不好真能活下来。
  
  麦克伦的心中重新燃起了求生欲。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瞥见一辆卡车从远处的山谷中疾驰而出,冲向了机场的方向。
  
  那辆车想干什么?麦克伦微微皱眉。
  
  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和前几天那不祥的预感一样···...
  
  卡车上。
  
  扶着方向盘的斯斯看了眼后视镜,接着看向了前方那辆燃起火焰的飞机,食指在耳机上点了下说道。
  
  “阿尾,你想好咯。”“嗯!我想好了!”
  
  短发被吹成了鸡窝,站在机枪位上的尾巴点了下头,脸上罕见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