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四九二章 少主,你怂什么?!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夕阳西落沉入海面之下,繁星便一颗一颗的镶嵌在了深蓝色的夜幕上。
  一艘海船飘荡在东海之上。
  于青也手中握着那枚通体布满裂纹的云狩青符,青红光芒从四条云纹溢散出的细微缝隙中透出。
  他有好久没有细看过这枚成熟的“果子”了。
  本是通体青玉色的异兽,在夜空之下的甲板上,闪烁着近乎吸入灵魂的青色光芒。
  于青也记得云狩青符“成熟”之时,他的意识被拉入了一片青冥意识海中,也是在那片青冥空间,勾动了朱雀神意和那半片残破星空融入。
  云狩青符的兽首威严,头部蔓延出的四道似角似发的痕印,与缠绕在兽身的虚印泛着若隐若现的光亮。
  一条红色印痕布满其中一条云痕,并在一只兽脚之下,填满了一朵云案,好似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那是于青也所获得的朱雀神意的映照。
  与这条红色云纹相比,另外三条互不相交的虚印,则显得有些黯淡,它们所勾连的青色符兽腹部下交织出的三朵云案,依旧是云符的青玉色。
  只不过原本整体青玉的云符,此刻沿着朱雀神意映照的那条云纹,裂出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细微裂痕,侵染的另外三条云纹都出现了一些红色荧光。
  “唉~!”
  于青也摩挲着云狩青符,长叹一声。
  穆王府十五年来,一直在山城搜寻的这枚运符,一开始以青色印记的形式被印在他的胸口正中心的位置。
  墨衫少年不禁开始通盘思索着,复盘着从山城开始,看似平常的一系列事情。
  这些年来,虽然以山南和山北的隔绝,一些信息很难第一时间得到快递。
  不过与皇家牵扯极深的林爹,身为武道天资高绝的重家老二,哪怕被贬黜山南郡更名为“林重”后,依旧不会脱离大奉吕家的监视!
  他现在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和李白衣同一时期在大奉武道江湖展露头角的林爹,有望一品成为继重无锋之后的下一代重家江湖行走的重家老二,十数年来会一直“碌碌无为”。
  在那中秋佳节之前,云狩青符觉醒之前,也只不过是一个五品魄融境的武修!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尽可能的削弱泓央帝吕高炽和穆王吕高煌对他的关注,从而使穆王府对那枚云符的怀疑,从他们的身上转移。
  只不过后来云狩青符在于青也十岁时候初次异动,林重为了方便探听一些消息,接下了流州兵坊副坊主的位置,成为了山南边军下辖八坊司中的一名打铁匠。
  想到这里,于青也不禁又是一阵唏嘘,也不知道林爹现在在山城那边怎么样了?
  他从山城出来时,因为相当糟糕的心情,对于林重的处境其实并没有过多的思考。
  接下山南郡一地气运,合运成就三品御空境的林爹,在借助云狩青符的能力,使得山南一地包括气运在内裂出大奉疆域之后,就已经决定了林重的立场。
  那就是与大奉泓央帝之间的不死不休!
  哪怕没有乱世,大奉王朝对于一个合运一地的入圣强者,分裂疆土的武夫,只有生死相向的结局!
  于青也隐隐有些担心现在的山城所面临的情况,因为不知道泓央帝会在何时发难。
  先前对于山城的裂国宣告,太平郡就没有什么反应一般。
  虽然是大世相争的起点,吕泓央要以山南一地布局,不过裂国之举依旧犹如一记耳光打在吕家皇室的脸上。
  泓央帝对山城动手,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好在山城之南,赵应栾在密谋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会给予山城一定的支持。
  于青也相信应栾哥在过山南境境内之时,林爹肯定知道一些什么,而且如果海州城的消息传回山城那边,或者说应栾哥回归南蛮途中路过青阳镇。
  林爹就会第一时间推测到他这边的想法,以及一些简略信息就可以知道应栾哥在南蛮那边的谋划。
  这是于青也与自己这位十多年来相依为命的养父的信任,也是他们之间独有的一种默契。
  想到这里,于青也嘴角微微翘起,林爹不愧是林爹,实力和头脑一样的强大。
  这让他又不禁对留下一个个谜团,跟猜谜一样的亲爹有些怨言,这么多年连长什么样都忘了,更是连三岁之前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
  简直是......相当不负责任!
  于青也摩挲了一下云狩青符,也就当年留了个与吐纳功法契合的运符,还是被人以大能力“打入”自己体内的,这才没被那些人轻易所发现。
  不过这里有一个疑点。
  如果真是如此,穆王府是什么时候,又以什么样的方法知晓在山南郡会出现一枚足够特殊的运符?
  而以于青也十岁为分界点,他虽然对儿时记忆有些模糊,不过前七年的山城生活,虽然谨慎却是过得也算是普通。
  真正出现变化的,就是在云狩青符第一次出现觉醒的征兆,他昏迷的那十日间!
  山北梁王叛乱,之后山南之中暗流涌动,林重也是在那之后接了兵坊副坊主的职务。
  次年大奉太平郡颁下旨意,更改年号为正德初年!
  而梁王叛乱的事情,他在扬州和苏州之时曾经探寻过。
  穆王府一手扶植起来的江南巨贾张家,确实参与了当年的一些事情。
  张家也因为白晓文身死的事情,再加上张家少夫人蝎玖,以及张勇六夫人的丑事,与小王爷吕未缪之间信任彻底破裂。
  最后在家主张勇设计之下,以自身身死为代价,并且赔上了整座张府,换来儿子张劲松对江南张家的重新执掌。
  以此也算使张家逃过了穆王府原本大概率会进行的清洗。
  于青也也在此想明白了扬州之时的另一件事,同时得到了“聋子”张崇的印证。
  那就是白晓文作为穆王府的安插在江南张家的话事人,与青州州牧的公子西门闻庆之间的交易,就是在庐江郡境内,护持化身商队之人的蛮修魁琛一行入境!
  这在以往看来,虽然不合规矩,却是极为隐蔽的一条奉蛮两国通商的私下行径。
  武道虽然压制蛮道,不过两域之内,经常会有一些低境之人交互,不过更多的是普通南蛮人与一些商贾之家通商交易。
  青州州牧在平王府受袭之后,一夜之间被平王府剥夺了一地治理之权。
  作为穆王府的狗腿,西门公子前往与穆王府扶持的江南巨贾张家谈一桩“买卖”,以求获得穆王府的某些帮助和支持,也实属正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