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三章 小城恩怨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江湖院里,许是看蝶花依依两姐妹靓丽可爱,园侍送酒之时多送了一份果碟。
  江蝶花很想再尝尝青阳酿的味道,但想想曾有过滴酒醉的记录,终究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晚上园会,也是少女们最喜爱的游园花灯,万一喝醉了就不美了!
  于青也同样要了一壶青阳醇,酒壶不大,拿在手中晃了晃,酒水还不到昨夜那个黄铜子壶一半的量。
  毕竟此处不是酒肆,客人们主要是来听江湖故事的,并不是为了一饱酒福。
  当然,江湖故事就酒,味道越来越有!
  下酒菜嘛,便是轻鸿先生讲的这江湖!
  于青也与赵应栾隔桌相望,酒壶遥举。
  徐小福谨遵自家老汉儿教诲,以茶代酒,手臂一摆,洒出些许茶水,一同致意。
  江蝶衣微微侧坐,手扶横凳,眯着双眼,笑意盈盈。
  姐姐江蝶花轻举茶杯,同样以水代酒,隔空相致。
  台上轻鸿先生抿着一口青阳酿,醇入舌喉,看着少年少女,看着台下宾朋,轻声呢喃道:江湖远,远江湖......
  院中喧嚣,一时盖过台上先生话语,董轻鸿唇动无声。
  酒入腹中,升起一阵火热。
  嘈杂声中,一道刺耳声音传入赵应栾与于青也耳中。
  “我道是谁,这么豪情?原来是赵氏孤儿啊!”
  赵应栾闻言,一张脸瞬间黑了下来。
  于青也眉头紧紧锁起,顿感神烦意燥。
  乙座八桌不知何时多了三道身影。
  晦气之事,怎得如此之巧?
  徐小福登时来气了,向着其中一道身影喊道:
  “谢鼎天!你要干嘛?”
  喧杂声中,被叫做谢鼎天的那人呵呵一笑,语气中透着随意:
  “没干嘛啊。”
  接着语气陡然一转,带着刻薄笑意,淡淡道:“小胖子,我劝你还是坐下,多喝茶,少说话!”
  乙座八桌另外一人接话道:“啧啧,酒都不会喝的废物!”
  “你......”
  丙等四席同座那人见状,已然悄悄起身,躲入站席人群之中。
  谢鼎天,青阳镇所在,流州府司指挥使谢苗疆嫡子。
  流州府司,山南郡八坊司与军管体系之外,却是实打实的大奉王朝设立的直属机构。
  指挥使谢苗疆,名义上负责府役城防。
  流州府衙役,一州三镇,实际上却是名存实亡,一直受到坊司和军方辖制。
  谢鼎天和赵应栾差不多一般年岁,在青阳镇不说嚣张跋扈,但也是耀武扬威。
  青阳镇就这么大,谢家大少的模样,还是不少人认得的,在一般人看来,却也是惹不起的存在。
  于青也眼神微冷,深吸一口气,依旧轻声道:“小福,冷静。”
  坐席区本就不大,一时之间引来不少注目。
  有人忿忿,那锦衣少年衣着光鲜,说话却是相当刺耳。
  也有人不屑,带着看热闹的表情。
  更多人只是跟着身边人一同侧目,表情疑惑,并不知其中隐情。
  人群中当然不乏耳力惊人者,对此间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先前甲座二桌举手赠酒那人侧身与同伴低语着,后者正身危坐,看不到表情,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赵应栾并未说话,只是转过身去,似乎在轻声安抚着蝶花和依依。
  谢鼎天表情畅快,哈哈大笑,喊道:“园侍,三壶青阳酿!”
  院中细语连连,台上轻鸿先生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嘡!
  一记惊堂木响起。
  只见台上轻鸿先生手肘一抖,开扇轻摇,抚向台下宾客,开口道:
  “四方宾朋,八方皆客,在座皆是老友,莫论身份贵贱,轻听恩怨情仇。壶中薄酒吐豪气,轻鸿一语看江湖。”
  ......
  台上轻鸿吐江湖,台下少年少女却忽然没得心思再继续听下去。
  于青也眼神冷厉,挪动横凳身子前倾,用恰好赵应栾那桌能听到的声音,对着谢鼎天淡淡说道:
  “谢顶的,狗胆大了啊,是不是觉得年岁长大了些,就忘记狗屎什么滋味了?”
  说完语调一变,学着刚才谢鼎天对小胖子的说话方式,语气微变,故作惊讶道:
  “不对啊,嘴巴这么臭,满嘴喷粪,看来你是经常吃屎,难道改吃别的屎了?”
  谢鼎天坐在桌座后席,身子一下子崩的僵直,满脸通红,咬牙恨道:“于青也,这是我跟赵应栾的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别掺和!”
  呵!
  于青也轻呵一声,不再答话,身子再次坐直。
  一旁邻桌,赵应栾表情稍霁,嘴角微起。
  江蝶花眯着狭长眼眸,透着一丝诧异,没想到平时看着有些书卷气的于青也,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简直说的好!
  依依也是转过身,捂嘴偷笑,悄声喊了声青也哥,偷偷竖起大拇指。
  于青也捏着酒壶,与小胖子的茶杯轻轻一磕,笑着抿下一口青阳佳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