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222章 试炼通关!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距牛渚之战:3天】
  
  
  
  眼前的雾气散开,李鸿运的眼前出现了这样的一行系统提示。
  
  
  
  他不由得感慨道:“牛渚矶!我胡汉三……哦不,我李鸿运又回来啦!”
  
  
  
  经过了三天的艰苦奋斗,他终于又回到了牛渚之战的战场。
  
  
  
  跟楚歌或者赵海平这样的偏科玩家不同,他基本上将一文一武两条线均衡发展。
  
  
  
  在王文川变法那边,李鸿运只是将王文川变法的内容进行了一些改良,并巧妙地避开了那场大旱,让新法得以延续下去。
  
  
  
  这样一来,虽然获得的收入和变法取得的成果都不如楚歌,但至少坚持了下来,也给齐朝积累了大量的军需。
  
  
  
  而虞稼轩练兵的这条线上,李鸿运没有把大量的时间全都花在剿匪上,而是选择性地剿灭了以茶匪为首的几股势力较大的匪徒,并利用王文川变法的军需,组建了飞虎军。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可以玩一手左右互搏,用虞稼轩和王文川这两个角色互相配合。
  
  
  
  例如,用王文川的宰执身份,调虞稼轩去新法推行的地方评判,提升这些地方的业绩;再用王文川的宰执身份,尽可能地把资源向虞稼轩的飞虎军倾斜,给他必要的支持;在扮演虞稼轩的时候,又可以借助王文川,尽可能地集中周围的所有资源来筹建飞虎军。
  
  
  
  三种不同的玩法,最终到采石之战时的结果,也是不同的。
  
  
  
  楚歌主要是攻略王文川这条线,结果是为齐朝积攒了大量的军资,从飞虎军的装备到其他齐军的装备,包括战船、铠甲、兵器、弓弩、火器等等,在军需方面完全拉满;
  
  
  
  赵海平主要攻略虞稼轩这条线,结果是通过练兵与剿匪,打造出了一支实战能力十分强悍的飞虎军,虽然装备上略有不足,但强大的战斗意志和默契配合的战法,让这支军队与金军正面对决成为了可能;
  
  
  
  李鸿运则是两条线均衡发展,虽然两边都不算特别出众,但通过互相配合,在飞虎军的实战战力和军备水平上求得了一个平衡。
  
  
  
  筹建飞虎军的最后一关,是在飞虎军被弹劾、使者拿着金牌来要求停止检查时,进行妥善的处置。
  
  
  
  赵海平的办法,其实就是历史上虞稼轩的真实做法,他直接接过了金牌,但却装糊涂,拖延不办。使者一怒之下上疏参劾,但这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虞稼轩就硬是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把飞虎军给建了起来,然后将相关资料整理造册,上报皇帝。
  
  
  
  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在筹建飞虎军的过程中,虽然可以利用一些特殊手段,挪用一些其他方面的资金,但不能给政敌留下特别明显的把柄。
  
  
  
  这样一来,只要账册明晰,飞虎军建成之后军容整齐,皇帝自然也就不会再追究这些细节。
  
  
  
  而李鸿运的解法,则是利用了王文川的身份,直接为飞虎军提供所需的一切物资,压下政敌的弹劾。
  
  
  
  这个操作的前提是至少要在王文川变法的过程中取得一定的成效,而且王文川的相位稳固。否则极有可能因为强保飞虎军而导致被罢相、变法失败。
  
  
  
  总之,在一番折腾之后,李鸿运终于又回到了牛渚矶。
  
  
  
  而在这里,他将再次与之前打得他抱头鼠窜的那些金兵,决一死战。
  
  
  
  此时的他,骑着高头大马,身披甲胄,而他的身后,则是五千人的飞虎军,其中两千是精锐骑兵,而另外的三千则是精锐步卒。
  
  
  
  虽然飞虎军的人数并不算多,但兵在精不在多,这支飞虎军的战力在虞稼轩的精心打造之下,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的齐朝军队。
  
  
  
  而且,这五千飞虎军并不是玩家所能掌控的全部军事力量。
  
  
  
  在牛渚矶附近还有许多齐朝的残兵,加起来一共有近两万人。这两万人中并不全都是步骑,也有一支实力不俗的水师,足有战舰百艘。
  
  
  
  如果能妥善运用这些力量,打赢这场战斗也并非毫无可能。
  
  
  
  “这些骑兵和步卒,分别交由你们二人指挥。
  
  
  
  “金兵登岸立刻发起攻击,让他们有来无回!
  
  
  
  “至于本官,亲自坐镇水师!”
  
  
  
  李鸿运叫来两名飞虎军中的副将,让他们分别率领骑兵和步兵,趁着金兵刚刚上岸时立足未稳时发起攻击。
  
  
  
  而他自己,则是登上其中最大的一艘战船,准备在水面上和金军决一死战。
  
  
  
  一百艘舰船数量很多,肯定不能一次全都放出。李鸿运考虑了一下之后,将这一百艘舰船分为五队,其中一队在江上巡逻阻击,两队在上下游掩护,还有两队则是隐藏在牛渚矶的山体后面,等双方鏖战之时再突然杀出,打一个措手不及。
  
  
  
  天空中,风卷云飞,日头高高升起。
  
  
  
  在李鸿运排兵布阵完毕之后,整个历史切片的时间快速推进,并来到金兵开始渡河的时间点。
  
  
  
  一块巨石从空中飞来,“砰”地一声巨响,砸在齐军一方的河岸上,好几名齐军因为躲闪不及,当场被砸得骨断筋折。
  
  
  
  而此时,李鸿运已经不再是一个只能在岸上干着急的小兵,而是已经成为战船上的一名将领。
  
  
  
  金兵的战船已经开始渡河了。
  
  
  
  历史上记载,此时金兵因为骄傲轻敌,压根不认为会在这里遭到齐军的抵抗,所以采用的都是运输用的平底船,池水不深而且较为不稳。
  
  
  
  但在这个历史切片中,金兵所乘坐的显然也都是战船,看起来船体高大,极难对付。
  
  
  
  所以李鸿运第一次出现在牛渚之战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被金兵打得落花流水。
  
  
  
  但这次,情况完全不同了。
  
  
  
  李鸿运看向自己乘坐的这艘战船,船上的齐军正在紧张地忙碌着,各就各位。
  
  
  
  大量兵卒在船底踩动水车,这艘战船就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金兵的战船直扑过去!
  
  
  
  这是齐朝海面上的大杀器,海鳅船。
  
  
  
  所谓海鳅,是一种特殊的鲸鱼,史料记载:“形长十馀丈,皮黑如牛,扬鬐鼓鬣。喷水至半空,皆成烟雾。”而海鳅船正是因为形似这种鲸鱼而得名。
  
  
  
  这样的一艘战舰,本就是重量级、超大型的战船。一艘大型的海鳅船需要两万贯,而如果是长度三十丈、能容纳七八百人的超级大型海鳅船,则需要耗费六万贯以上。
  
  
  
  这次齐军的近百艘战舰中,就有数十艘海鳅船。
  
  
  
  而李鸿运所乘坐的,更是其中最大的一艘。
  
  
  
  这个历史切片中水师的舰船数量和质量,也与王文川变法所取得的成果直接相关。
  
  
  
  李鸿运在王文川变法那边只是做出了一些优化、弥补了诸如旱灾这样被罢相的关键节点,所以水师的阵容虽然也还算是不错,但实际上没有到最完美。
  
  
  
  如果是楚歌所在的那个副本,恐怕无数艘巨型海鳅船能够直接将金兵给淹没。
  
  
  
  不过即便如此,李鸿运对于手上的兵力也已经十分满意了。
  
  
  
  海鳅船相比于寻常的舰船,速度要快了很多。这是因为它的动力并非单纯的风力或者船桨,而是依靠底部的水车。
  
  
  
  这些水车由士兵在船底踩踏而行,大船有二十四部水车,小船则有十二部水车,兵卒全力踏动水车的时候,战船风飞电走,远比一般的战船要快得多。
  
  
  
  不仅如此,海鳅船作为专门的战船,不仅灵活,而且吃水深、稳定,战船上还有撞角、弩楼、炮台等设施,与金兵的战船相比,有着巨大的优势。
  
  
  
  很快,布置在江上的第一队战船,已经迎上了金兵的船只。
  
  
  
  “列阵!开炮!”
  
  
  
  李鸿运一声令下,战船上的火炮齐鸣,江面上立刻弥漫起大雾,能见度变得极低。
  
  
  
  齐朝的火炮跟大盛朝中后期的火炮显然不是同样的东西。
  
  
  
  此时齐朝的霹雳炮实际上并不能在远距离杀伤敌人,射程只有百米左右,而且主要是用火药打出掺杂石灰的碎石,杀伤力远不如后世的铁质实心弹丸。
  
  
  
  但此时的霹雳炮还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遮蔽视线。
  
  
  
  霹雳炮开火时,不仅有火药爆炸所产生的硝烟,其中还特意加入了石灰等物,江上瞬间烟雾弥漫。
  
  
  
  趁着烟雾,这支船队向着金兵的战船猛扑过去!
  
  
  
  此时金兵的船队才刚刚开始渡河,海鳅船的撞角猛地撞在最前方的几艘金兵战船上,撞出了巨大的窟窿,江水瞬间涌入。
  
  
  
  而那些小型的海鳅船则是在金兵的船队间隙中不断穿梭、拦截,让整个金兵水军的阵型变得混乱无比。
  
  
  
  “嗖!”
  
  
  
  巨石划破天空,砸向远处的金兵战船。
  
  
  
  这次抛出巨石的,并不是金兵在对岸的投石机,而是海鳅船上的投石机!
  
  
  
  相较于金兵只能用弓箭反击,齐军战船上的进攻手段显然要更多。
  
  
  
  “不要理会这些齐军,登岸!”远处的战船上,一名金兵将领大声呵斥道。
  
  
  
  很显然,这些金兵也很清楚齐朝的水师实力远在他们之上,所以在江面上跟齐军水师死磕显然是一种极不明智的行为。
  
  
  
  而且,此时的金主完颜海陵也已经下了死命令,要他们必须尽快渡江,所以这些金兵将领的想法是,不管折损了多少战船,都要尽快地将金兵送到对岸。
  
  
  
  只要这些金兵能够成功渡江,并在陆战中快速扫灭齐朝的军队,那么齐朝水军的水上封锁,迟早都会不攻自破。
  
  
  
  李鸿运则是不慌不忙,此时的他,就像是在玩某些大型多人角色扮演游戏中的国战。
  
  
  
  他快步来到船舷边上,手中拿着一把特殊的偏架弩。
  
  
  
  这就是齐朝的大杀器,神臂弓!
  
  
  
  在齐朝,以步兵为主的齐军对弓弩的研发达到了一种空前的高度,尤其是神臂弓这种大杀器,由于保密得太好,所以导致了失传。以至于后来从大盛朝直到现代都有人尝试仿制,却都因为缺少了核心部件而达不到记载中的效果。
  
  
  
  而此时,李鸿运却可以在这个历史切片中,亲手感受神臂弓的威力。
  
  
  
  所谓的神臂弓,其实是一种弩。
  
  
  
  因为弓的拉力和磅数是有极限的,弓的威力越大,拉开时的力量就越大,所以它的威力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再怎么强壮的人,拉弓的磅数和次数也都是非常有限的。
  
  
  
  但弩则不同,通过脚蹬上弦,弩的威力可以远超过弓。而且弩使用起来也远比弓要更加简单,训练成本更低。
  
  
  
  神臂弓之所以被称为弓,是因为它是一种偏架弩,也就是类似于弓一样竖着使用。
  
  
  
  据史料记载,神臂弓的拉力最高可以达到四石六斗,虽然大盛朝之前测算弓弩拉力并不是以上弦后的力量作为测算,跟现代的拉力相比真实的磅数往往要折半计算,但即便如此,神臂弓的力道也已经相当可观了,绝不可能像寻常的弓箭那样使用。
  
  
  
  李鸿运此时用的是虞稼轩的身体,本就充满了力量。
  
  
  
  他双脚踩住神臂弓上的脚蹬,双手拉住弓弦,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成功地将之上弦。
  
  
  
  虽然整个过程相当艰难,但李鸿运却更加兴奋了。
  
  
  
  因为这意味着,神臂弓确实有着史料记载中的那种强大威力!
  
  
  
  在大盛朝,他可以玩火枪。而到了齐朝,虽然因为科技线的退步,不能再玩火枪了,但却又有了神臂弓这种大杀器作为替代。
  
  
  
  战船仍旧在江中游弋,李鸿运勉强在甲板上站稳,高举着神臂弓,瞄准了对面战船上身穿华丽甲胄的金兵将领。
  
  
  
  屏气凝神,扣动扳机!
  
  
  
  “嗖”的一声,神臂弓上粗大的箭矢瞬间飞出,朝着这名金兵将领飞去!
  
  
  
  “中!”
  
  
  
  李鸿运一声喊,那名金兵将领立刻应声而倒。
  
  
  
  在身旁齐军目瞪口呆的围观中,李鸿运哈哈大笑,将神臂弓交给身边的一名兵卒,转而去试玩战船上的其他先进装备。
  
  
  
  除了手持的神臂弓以外,战船上还有固定的床子弩。
  
  
  
  床子弩是用三张硬弓固定在木架上,上弦的时候还要用绞轴慢慢拉动,而上弦完毕的床子弩因为弩机太沉,所以激发的时候还需要用铁锤猛敲,足以见得它的威力。
  
  
  
  这种大型弩弓不仅威力强悍,而且还具备极佳的精确度,在东西方的古代战争中都有狙杀敌方关键人物的记录。
  
  
  
  “加把劲……拉……”
  
  
  
  数名齐军齐心协力绞轴张弦,这才将三张大弓组成的床子弩给拉开、成功上弦。
  
  
  
  李鸿运从旁边的兵卒手中接过一把铁锤,观察一番之后才看到安置在弩身侧面的、同样是用金属铸造的弩机。
  
  
  
  他指挥着齐军的士兵不断调整位置,将床子弩瞄准了更远处的那首大型战船上的首领。
  
  
  
  “铛!”
  
  
  
  李鸿运用手中的小锤,狠狠地砸在床子弩的扳机上。
  
  
  
  “嗖”的一声,长达两米多的粗大的弩箭破空飞出,直接越过数百米的江面,正中那名大型战船上的金兵将领!
  
  
  
  这支粗大的弩箭不仅直接将他身上的甲胄彻底洞穿,而且余力未消,直接将他带得倒飞了出去,“咚”地一声钉死在战船上。
  
  
  
  金兵瞬间一片哗然,而齐军则是欢呼雀跃!
  
  
  
  旁边的这些齐军士兵全都看呆了,这位主帅是开挂了吧?
  
  
  
  李鸿运则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他再度来到战船的顶部,这里还有一台巨大的投石机。
  
  
  
  “交给我!”
  
  
  
  他指挥着负责操控投石机的士兵瞄准了金兵的大型舰船,然后一声令下。
  
  
  
  “呜”的一声,巨大的石块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曲线,再度砸中一艘金兵的大船!
  
  
  
  这块石头携着强大的重力势能,瞬间将战船的甲板砸穿,在坠入船舱之后仍旧余力未消,又在船底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江水瞬间涌入,很快这首战船就开始盘旋着向江底沉了下去。
  
  
  
  船上的金兵乱成一团,有些人尝试着跳水逃命,但这些金兵没有几个人通晓水性,很快,这一船的数百名金兵将士,就全部葬身鱼腹。
  
  
  
  其他的几队水军也已经猛然冲出,趁着金兵的战船渡江刚到一半的时候猛然拦截,让金兵被打得措手不及。
  
  
  
  “签判大人,还是有一些金狗的船只冲过去了!”一名将领匆忙禀报。
  
  
  
  李鸿运摆了摆手:“不必在意,继续消灭江面上的其他金兵船只!”
  
  
  
  对于那些已经登岸的漏网之鱼,李鸿运就完全不去在意了。
  
  
  
  因为他相信,自己精心训练出来的飞虎军,对付这些漏网之鱼,是绰绰有余了。
  
  
  
  “咚”的一声,金兵的战船撞上岸边。
  
  
  
  精锐的金兵骑兵和步卒,从战船上鱼贯而出,开始快速地在对岸展开。
  
  
  
  “杀!
  
  
  
  “绝不辱没了飞虎军之名!”
  
  
  
  之前留在岸上的那两名统领着飞虎军的部将,立刻带着精锐的飞虎军士兵开始冲锋!
  
  
  
  此时金兵才刚刚登岸,立足未稳,这两名副将显然是看准了时机,想要在这些金兵整顿好阵型之前就冲杀过去,将他们给彻底消灭。
  
  
  
  “击其半渡”,永远是渡江作战中最正确的战法。
  
  
  
  刚刚登上江岸的金兵在仓促之间想要展开阵型迎战,甚至很多人的脸上还露出轻蔑之色。
  
  
  
  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齐朝的军队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
  
  
  
  或许在守城战中,齐军还可以依靠强弓硬弩或者各种守城器械坚持很长时间,但在野战中,大部分齐军面对精锐金兵都是一触即溃,根本无法构成什么有效抵抗。
  
  
  
  然而这次,这些骄傲的金兵很快就付出了代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