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四章 路要怎么走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斐潜突然觉得有些饿了,两餐制就是不靠谱,容易饿啊!斐潜对着门外叫道:“福叔!福叔!还有什么吃的没,我饿啦——”福叔啥都好,就是太固执,另可允许随时都准备一些食物以备斐潜饿的时候有的吃,但是就是不肯将一日两餐改为三餐,任斐潜说破嘴皮都不管用。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管他孙刘曹,先吃饱再说,斐潜毫无形象的盘坐在地上,托着腮帮子想,估摸着董卓这会儿已经接到诏书了吧,董卓快来了,我也得准备跑路了——
  很快,门外福叔端着个盘子,走了进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斐潜心中暗想,“要走,还得先说服老福叔,总不能把他扔在这……”
  渑池董卓军大营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几十名膀大腰圆的西凉兵将山下团团围住,显然是有什么重要人物在山上。
  早有人在小山顶平地上用丝帐三面围起,只留出东面方向,微风拂来,依稀透过丝帐看到有个人影在内。
  一名峨冠博带,宽袍大袖的白衣文士就独自跪坐在这丝帐中间的席上,席子边桌几上摆了一壶酒和两三碟下酒菜,白衣文士正在自斟自饮。
  此人面目清秀,留着一缕细长胡须,风度翩翩,只是一直略略皱着眉头,仿佛有难解之事在心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身后轻微的脚步声,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文优兄,好雅兴啊!”
  白衣文士伸手拿过一个酒碗,倒了一碗酒,说道:“来来,文和,先不说其他,陪我共饮一碗。”
  此二人正是西凉军团两个顶尖的谋士,李儒和贾诩。
  贾诩接过酒碗,斜斜坐下,插着腿,一饮而尽,将酒碗放在桌上,也不等李儒再添酒,自己拿起酒壶又倒了一碗,笑道:“上次和你喝酒是三年前了吧,真是难得——”看了一眼跪坐的端端正正的李儒,“嗨,此间就你我两人,就不用这么四平八稳了吧?”
  李儒平端着酒碗,坐如钟,缓缓将碗中的酒饮下,低眉垂目,“已经习惯了,改不了,你自便就好,莫要管我。”
  “好,好,随你,随你。”贾翊也不强求,也不用筷箸,直接用手抓了一块牛肉放嘴里大嚼起来。
  李儒也不计较贾诩的无礼举动,仿佛根本没看到一样,轻轻挽袖放下酒碗,目视东方,眼中闪过莫名的光彩。
  “文和,此去百余里便是洛阳了。我本以为今生无望再来洛阳,想不到竟然能第二次踏足此地。”李儒远远的眺望,就像已经能看得到洛阳一般,声音平淡,却在不经意间微微有些颤音。
  贾诩正抓起另一块牛肉,闻言一愣,又把牛肉丢回盘中,居然将油腻手指直接浸到自己酒碗了洗了洗,然后又端起酒碗一口喝掉,哈哈笑了,只是笑声却显得有些沙哑,“嗯,没错,三百余年了,我们居然回来了!”
  “是三百三十七年……”
  贾诩呆了一下,无语道:“……这,文优你还算的真清楚……”
  “怎能不清楚,这三百三十七年间,我等之辈被驱赶到凉荒之地,与羌胡为伍,食无粟,眠无席,就连这身衣裳,都快忘了怎么穿了……”
  “二十年前,我与我父随胡商来过洛阳,”李儒慢慢的说道,“城高街阔,繁华似锦,几乎以为不似在人间,便觉得是世间所有美好都汇聚于此……但我错矣,因我贪玩一时忘形冲撞了市坊的里正,那里正竟在寒冬腊月将我与我父亲净身赶出市坊……幸得一户人家收留,否则就早已冻死当夜……”
  贾诩无言,放下酒碗,慢慢的也端正的跪坐起来,和李儒一起盯着东方,目光幽幽,“……我尚年幼时,我父……患了涨食症,寻遍周遭部落,竟无半点精茶以消食,恰逢当时洛阳来人,我等上门跪求赐一点以救我父,岂料那人……”
  “……那人竟说——”贾诩紧紧的抓住桌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手指用力的发白,“……安能救邪逆胡蛮耶……呵,呵,呵呵,我等居然是邪逆胡蛮,只配等死……”
  两人无言,沉默许久。
  “文优兄,可是依我之见此次也并非良机,再者……董仲颖虽说豪迈,性情中人,但也并非良主可定天下……”
  “我知之。”李儒依旧淡淡的说道,“奈何时不我待,父辈之时我等之人可称聪慧者,仍有数十人,可是如今,可传承的人又有几何?二百年前我辈之人虽说败过一次,但是也逼得其迁都洛阳,现如今,我就算再败一次又有何妨?”
  李儒倒了一碗酒,饮尽,斜斜将酒碗扔出,撞在山石间摔个粉碎:“若可,吾代之;若不可,吾乱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