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十八节 铜头铁脚麻杆腰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不疯魔,不成佛,魏十七清楚这六个字的分量,他痛下苦功,把疯魔棍法演练娴熟。但“疯魔”并不意味着急于求成,他心态平和,定定心心磨练棍法,闲下来看看天,看看云,看看秦贞,教她几式技击拳。弓不用时要取下弦,这个道理他五岁时就懂了。
  
      秦贞没有学拳的天赋,她记性很好,听魏十七哼几遍曲子,就能完完整整唱下来。她很喜欢骊歌,爱不释手,缠着师兄,央求他再教几首。
  
      “看过了一场精彩的烟火表演,我接受了你毫不眷恋的道别。突然间想起,你曾经许下的誓言,在这熙来攘往热闹的淡水河边……”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到底我该如何表达,她会接受我吗?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魏十七搜肠刮肚,好不容易挤出几句,就像兽皮上的啸月功一样,残缺不全。秦贞细心揣摩曲中意味,补全歌词,唱给师兄听。魏十七听她唱了几遍,心里想着找齐九名长腿美女,穿上超短裙,露脐装,载歌载舞,聊以解忧。
  
      魏十七并不知道,荀冶好几次暗中探视他,他觉得一个人在独处时,最容易露出本性,自己的徒弟,当然要知根知底。
  
      他终日打磨疯魔棍法,渴了饮水,饿了吃肉,累了歇一会,跟秦贞调笑几句,听她唱那些莫名其妙的曲子。他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就像山间的流水,遇到岩石阻路就绕行,遇到深潭就逗留,行乎当行,止乎当止。在这个少年猎户的身上,有一种奇特的味道,难以用语言形容。
  
      修道之人的心态,他见过很多,有人心如铁石,勇锐精进,舍长生外别无他物,修为突飞猛进,有人道心不坚,易为外物点染,终日打坐修炼,却毫无寸进,但魏十七却与众不同,他一言一行从心所欲,暗合仙都“片尘不染,心无挂碍”的道法根基。
  
      在荀冶心中,魏十七是比秦贞更少见的良材美质,唯一让他介怀的是,魏十七跟秦贞太过暧昧,惹得她春心萌动,影响了修炼。
  
      又过了大半个月,魏十七终于把疯魔棍法练到心棍合一,融会贯通的地步。这一天,他独自上天都峰一试身手,步履如飞,视陡峭的山路如平途,只轻轻一跨,已拔高丈许,稳稳站在山崖之上,如栉风沐雨,巍然不动的古松。
  
      当他在老鸦岭跋涉,为了身上衣、口中食翻山越岭,追捕野兽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得意只是一闪念,魏十七暗暗提醒自己切莫忘形,修仙之路,他不过跨出了第一步,风光背后,是数不尽的荆棘和骸骨,他不是天纵英才,也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骄子,一切都要靠自己。
  
      须臾工夫,他来到了苦汲泉边,周遭空无一人,水声汩汩,一切都未改变。魏十七俯身喝了几口泉水,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既熟悉,又陌生,他伸出手去摸对方的脸,指尖碰到水面,倒影碎成无数摇晃的涟漪。
  
      他的过去,他曾经的生活,他的整个世界,就像那倒影一样,摇曳在记忆的水面下,一触碰,就碎作涟漪,再也看不清。伤感的情绪如潮水涌来,又像潮水退去,冲刷着一颗铁石般坚硬的心。
  
      “最近,不知怎么搞的,有点多愁善感,是年纪大了?还是心魔入侵?”魏十七摇摇头,把杂念驱出脑海,拇指食指含入口中,打了两声尖锐的唿哨,声振林梢。他侧耳倾听,风中隐约传来一声低沉绝望的狼嚎,若不是他修为大进,耳力远胜于从前,根本不会留意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